杭州律师网谢银忠律师欢迎您的访问!

谢律师代理上诉人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宁波中院裁定发回重审!

  乐x方、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分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案  由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  号(2020)浙02民终1843号

​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浙02民终184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乐x方,男,1979年8月16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绳x,浙江xx(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银忠,浙江正清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分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xx路xx号。

  负责人:谢x峰,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牟x章,浙江xx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乐x方因与被上诉人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分公司(以下简称xx成都分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2020)浙0203民初6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4月2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莫爱萍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乐x方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本案。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据以作出驳回起诉的裁定证据不足,程序违法。一审中xx成都分公司提交了投保单及川A×××××的行驶证,其中投保单中的签名并非乐x方本人所签,已当庭提出笔迹鉴定。xx成都分公司提交的川A×××××的行驶证也未见过,且未提交原件。乐x方对上述证据均不认可其真实性,而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存在经济犯罪嫌疑,属事实认定不清,程序违法。2.双方之间签订的保险合同合法有效。乐x方提交的保单与xx成都分公司提交的保单除车牌号及住址不一致之外,车架号等信息均一致,且与实际车辆情况相吻合。车架号具有唯一性,在投保车辆与事故车辆车牌号不一致但车架号一致的情况下,可认定对该车架号所对应的车辆进行承保。且从2019年11月21日的拒赔通知书可以看出xx成都分公司对投保事实明确认可。且涉案车辆曾在2019年9月21日出过险,当时xx成都分公司也予以了理赔。3.即使涉案车辆投保存在瑕疵,也由于xx成都分公司的过错所导致。保险公司对于投保车辆负有严格审查的义务,即使存在川A×××××的行驶证,也系保险公司为了跨区域承揽保险业务未对投保车辆进行严格审查所造成,与乐x方无关。4.本案不应裁定驳回起诉移送公安处理。涉案保险合同纠纷合法有效,且乐x方不存在伪造证件的行为,即使xx成都分公司相关业务员存在伪造证件的行为,其后果也应由保险公司承担,与乐x方无关,不应影响理赔程序。

  xx成都分公司答辩称,乐x方提交的保险单与实际的保险单不一致,且其投保时提供的行驶证也系伪造。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存在经济犯罪嫌疑,根据先刑后民原则,由公安机关先行处理,并无不当。保险公司只是对投保资料作形式审查,无法核实行驶证是否真实,因此不存在过错。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乐x方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xx成都分公司支付事故理赔款1020000元,评估费12850元,律师费57914元,合计1090764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乐x方系浙B×××××法拉利汽车的所有人。2019年10月7日,案外人李x开驾驶该车辆在常州市金坛区金海湾小区北门路段与停放在路边的苏D×××××号小型客车发生碰撞,后苏D×××××号小型客车又与苏D×××××小型轿车相撞,三车相撞后苏D×××××小型轿车又与墙面相撞,导致三车受损、墙面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常州市公安局金坛分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第32048242019001299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x开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该事故共造成乐x方车辆财产损失1020000元。乐x方后向xx成都分公司理赔,xx成都分公司于2019年11月21日以投保人未如实告知为由予以拒赔。

  一审法院认为,xx成都分公司提供的《机动车商业保险保险单(电子保单)》与乐x方提供的电子保单,除车辆号牌号码川A×××××与浙B×××××不一致外,其余均为一致,且双方提供的行驶证也不一致,故本案存在经济犯罪嫌疑,不属于民事诉讼的范畴,应移送公安机关处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乐x方的起诉。

  二审中,xx成都分公司未提交新的证据。乐x方提交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宁波银行对账单、银行交易明细单各一份,拟证明涉案车辆曾出过险,xx成都分公司也予以了理赔的事实。xx成都分公司经质证认为,乐x方提交的上述证据请法院核实其真实性,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不能证明该款系xx成都分公司支付的事故理赔款,退一步讲即使属实,也不影响xx成都分公司对本案的拒赔。本院经审查认为,上述证据与乐x方在一审时提交的短信信息及当事人陈述能够相互形成印证,具有高度可信性,故予以认定。

  本院经审理,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为是否存在经济犯罪嫌疑,应否移送公安机关处理?xx成都分公司应否对涉案事故进行理赔?根据xx成都分公司向乐x方出具的保险单记载,投保车辆的车架号、发动机号、品牌型号等信息均与乐x方所有的浙B×××××车辆一致。车架号系车辆的识别标识,具有唯一性,保险公司在承保时也以车辆的车架号为主要审查依据,能够确定涉案投保车辆就是浙B×××××车辆。同时,xx成都分公司对投保人提供的车辆信息应负有更大的审查和注意义务。xx成都分公司提供的川A×××××行驶证打印件没有投保人乐x方签名,不能证明该保险车辆行驶证系乐x方伪造,亦不能证明其在投保时存在欺诈行为。因此,xx成都分公司收取保费出具保单的行为,应认定是对该车架号对应的车辆进行承保,涉案保险合同合法有效,xx成都分公司理应对投保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的交通事故按约承担赔付保险金的责任。综上,一审裁定有误,应予纠正。乐x方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2020)浙0203民初621号民事裁定;

  二、本案指令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审理。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此页无正文)

  审判员

  莫x萍

  二〇二〇年五月十四日

  书记员

  黄 x

上一篇:谢律师代理被上诉人诉讼代理合同纠纷案,北京第三中院驳回上诉人上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