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律师网谢银忠律师欢迎您的访问!

谢律师代理再审申请人租赁合同纠纷案,浙江高院撤销原裁定!

  中国人民解放军xxxxx部队装备部综合计划处与台州市路桥xx贸易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再审民事裁定书

  案  由租赁合同纠纷案  号(2016)浙民再210号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浙民再21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xxxxx部队装备部综合计划处。住所地:宁波市xx区xx路xx号。

  负责人:江xx,处长。

  委托代理人:谢银忠、贾丹丹,浙江正清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台州市路桥xx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台州市xx区xx村。

  法定代表人:林x。

  再审申请人中国人民解放军xxxxx部队装备部综合计划处(以下简称xxxxx部队)因与被申请人台州市路桥xx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2民终843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6年9月27日作出(2016)浙民申1264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xxxxx部队申请再审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拆迁安置纠纷案件的答复》内容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房地产案件受理问题的通知》第三条的规定,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的军队房地产纠纷是指军队内部的房地产纠纷,并不针对军队与场地腾××给××部队方民事主体之间的房地产纠纷。xx公司系场地腾××给××部队方公司,与xxxxx部队之间没有隶属关系,本案双方当事人纠纷系平等民事主体间房地产租赁合同纠纷,并非属于单位内部建房、分房引起的占房、腾房等房地产纠纷,应当属于人民法院的受理范围。一、二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拆迁安置纠纷案件的答复》,裁定驳回其起诉,违反该通知的基本精神及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基本原则,明显错误。综上,请求撤销一、二审裁定,改判支持xxxxx部队的一审诉讼请求。

  xx公司未作答辩。

  xxxxx部队于2016年1月26日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判令:1.xx公司立即将坐落于宁波市镇海场地腾××给××部队骆驼街道镇国用(90)场地腾××给××部队第0400061号国有场地腾××给××部队上使用面积为8936.2㎡的场地腾×场地腾××给××部队给××部队及用地面积为10405㎡的场场地腾××给××部队腾退归还给xxxxx部队;2.xx公司支付自2015年3月2日至实际腾退之日止按照40万元/年计算的场地腾×场地腾××给××部队给××部队及场地占有使用费。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拆迁安置纠纷案件的答复》,因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拆迁安置而引起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工作范围,当事人为此而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并可告知其向有关部门申请解决。xxxxx部队起诉要求xx公司腾退相关房产及场场地腾××给××部队,该纠纷属于涉军队房地产腾退而引起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xxxxx部队可向相关部门申请解决。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之规定,裁定:驳回xxxxx部队的起诉。

  xxxxx部队上诉称:xx公司系场地腾××给××部队方公司,不属xxxxx部队内部单位,与xxxxx部队没有隶属关系,双方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双方的纠纷不属于单位内部建房、分房引起的房地产纠纷,人民法院应予受理。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

  xx公司未提供书面答辩。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拆迁安置纠纷案件的答复》规定,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拆迁安置而引起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一审法院据此裁定驳回xxxxx部队的起诉,并无不当。综上,xxxxx部队的上诉理由不足,二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院再审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拆迁安置纠纷案件的答复》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1992年11月25日下发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房地产案件受理问题的通知》的精神,因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拆迁安置而引起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工作的范围,当事人为此而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并可告知其向有关部门申请解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房地产案件受理问题的通知》第三条规定“凡不符合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有关起诉条件的属于历史遗留的落实政策性质的房地产纠纷,因行政指令而调整划拨、机构撤并分合等引起的房地产纠纷,因单位内部建房、分房等而引起的占房、腾房等房地产纠纷,均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工作的范围,当事人为此而提起的诉讼,人民法院应依法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可告知其找有关部门申请解决。”因此,根据上述规定,在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纠纷时,只有因历史遗留的落实政策性质的房地产纠纷,因行政指令而调整划拨、机构撤并分合等引起的房地产纠纷,因单位内部建房、分房等等原因引起的腾退纠纷,才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工作范围。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签订了一份《军队房地产租赁合同》,约定xxxxx部队将涉案房地产出租给xx公司使用,用途为库房,租期自2010年3月1日至2015年3月1日,年租金40万元,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还签订了一份产权交接协议,约定xx公司将在租赁场场地腾××给××部队上搭建的三栋房屋产权归xxxxx部队所有。合同期满后,xxxxx部队多次要求xx公司腾退租赁场场地腾××给××部队和房屋,但xx公司一直未退还。xxxxx部队根据租赁合同以出租人身份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要求承租人xx公司腾退租赁房地产,并支付合同期满后至实际腾退时的占有使用费。因此,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的租赁合同系普通的民事合同,不存在特殊原因,双方当事人因该租赁合同而发生的房地产腾退纠纷,不属最高人民法院上述规定“因涉及军队房地产腾退、拆迁安置而引起的纠纷”的范围,双方当事人争议及诉讼请求属公民之间、法人之间、其他组织之间以及他们相互之间因房地产方面的权益发生纠纷而提起的民事诉讼,应属人民法院主管工作的范围。原一、二审法院以本案属涉军队房地产腾退而引起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驳回xxxxx部队的起诉,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不妥,应予纠正。再审申请人xxxxx部队的再审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2民终843号民事裁定及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2016)浙0211民初279号民事裁定。

  二、指令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

  审 判 长

  孙 x

  代理审判员

  谭x华

  代理审判员

  x潇潇

  二〇一七年一月四日

  书 记 员

  周x芳

上一篇:谢律师代理被上诉人行政监督案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上诉!
下一篇:谢律师代理被申请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浙江高院驳回再审申请人再审申请!